圈地自萌的山笃girl
A团黄担+团担
又丧又蠢又少女心
最爱磕山吸笃
爱碎碎念 肥宅一个
骨子里悲观 希望不要扎到你们
超级感谢已经找到我的小天使
照例表白💙❤️💚💛💜

光拾【山】

很久不见的试水








大野醒来的时候,面前坐着一个自己不认识的老人,他浑浊眸子里担心吞没自己,沉重的有点喘不过气。直到看到自己直直望向他时,他才放心似的轻吁一口气,扶着膝盖起身来到自己身旁,为自己掖了掖被角。粗糙的手拂过额头,还能感受到手指肚的软肉。


“你是谁?”


发出声音时大野自己都被吓了一跳,那声音像破旧风车,转动时发出的吱哟声,碎掉的铜锣,许久没浇灌的干涸大地。倒是他没有多大惊讶,望着自己惊讶眼神没有出声,微弯脊背低着头望向自己,继续掖被角的手没有因为片刻停留,仿佛每天都在做的熟练。


“不要怕,很快就会好的,我...

 

大概是两个星期前收到了素素的本 感觉工作忙到死不想面对人生 收到这个是最好的事情 急忙拆开 像是等了一个世纪 


不是我和你们吹 是我就是要和你们吹 这甜腻腻的就是爱情啊 我他妈爆哭 生活太难我需要cp😭😭😭 


你们快求求她吧 再来一点爱情QAQ 


原谅我这么久才联系QAQ 我他妈非常不好意思了!!! @雅纪的wink君 爱你!😭😭😭

 

自从有了工作 

整个变成现充...


 

我也想 

有个人 能让我不问缘由直接心甘情愿被拉过来

一头撞在他肩膀

“干嘛呀。”
“充电。”

然后他一动不动 我也一动不动

我们俩就像雕刻家未雕刻完成的石头

“充满了吗?”
“还没。”

“今天想吃什么?”
“不吃,减肥。”
“吃果冻好不好?”
“...好”

“今天你也很棒哦。”

那样 我一定会哭出来

累算什么 最重要的是 你能在黑夜里代替我明亮

 

吉本荒野死了,榎本径是第一个知道的。


突然响起的的电话,放下手中正在解锁的古董锁,还以为又是一单生意,原来是警署打来的。听他的意思,吉本所在的高速发生了连环相撞,只是他这次没这么好运。


吉本荒野死了,死在一场莫名其妙的车祸。


之所以联系自己,只是因为车祸前十分钟刚吉本和自己通过话,看着像伴侣就打了电话过来,因为电话上的备注是“我的钥匙”。


模糊想起是与谁通话来着,还记得当时有人兴致冲冲的说要给自己带礼物。


原来那个人是他。


“他倒是有一点说的没错,我职业就是个锁匠,请问警察局有需要更换的...

 

在你身边总有一个人帮你记住夏天。

也许你从不相信感情,也许你也没想过结婚,可是只要提起那个人的名字,一直刁钻紧闭的嘴巴也会变的柔软,狮子松开嘴巴打个呵欠,锋利牙齿间看到肉肉的红舌头。

“如果可以,也没什么不好的。”话从口中说出也为之震惊。震惊自己居然会说出没什么不好。只要一提起“他”这个字,脑海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的名。

他长什么样子啊。

你等等,让我想想。因为看了太久,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他没有多好看,只是普通的好看,眼睛很大,脸很小。其他漂亮话我也不会说,对了,你知道被云遮住看不到星星的天吗,散步时候会无聊抬头望天,总有几天是看不到满眼星辰,灰蒙蒙一片,唯有月亮挂在天空,还有身边一颗北极星。

看到他...

 

记一个突如其来的老山的古风想法
嘛 毕竟也没多少人喜欢古风哈哈哈
万年不变的新帝与将军
年少最爱不过 对月烧梅煮酒 竹床侧卧望君舞剑
他 是只在他面前穿着盔甲笑成孩子模样的将军
他 每每等到他归来都要大摆宴席群臣欢饮的陛下
他们是皇家最佳主仆
他们也是对方心尖上的人
一个大笔一挥 画疆土圈领地
一个驾马冲锋 执缰绳收城池
胜者归来 皇城十里外都是将军最爱的梨花
入眼时 皇帝就站在城门外
春雨灌溉将军府 后花园独一处的林子 满眼桃花
那是皇帝眼尾的颜色

“你是我万里桃花,千里春风,世界万物的雨,也是拉我、引我、渡我在人间的线。”

“我是你杀敌的刃,锥心的骨,完成你伟大梦想的兵器,而你是收我、等我、护我的鞘。”

我的妈 我老...

 

“在九十万人中遇到你。”
这句话说出口得藏着多少骄傲

大概太阳每十次初升一次是暗红色的
大概下雨时每十滴雨水总有一滴落入你眼眶
大概回头的瞬间就能看到想看的人
大概睡醒睁开眼 每次都是想要的时间

大概 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现在人说到缘分轻巧的仿佛随处可见的阳光
一丁一点都要夸赞炫耀
喜好一样可以说是性格相同
爱吃的重复也可能是口味相似
偶尔撞衫 那大概是买到爆款(笑)
缘分这个词啊 对于现在的我们来说太轻巧
就像阳光 自以为泛滥廉价的寻常
真正的缘分 怕是比泰山还要重
压在身上犹如上天之水化为瀑布从天而降 淋的整个人狗血淋头 抬不起脖子睁不开眼 身压千斤重 却开心的咧着嘴笑

不打招呼的来到
大概只有在老透了的时候才能遇到这样...

 

关于春天的一切【山】

“关于春天的一切,大概是一只候鸟乘着风落在我左肩,叽喳的说着朝露和晚霞也能相恋。”


一年有四季,而我生在淡泊的冬季,这是个等待收获的好季节,于是,成年的我把陈旧的自己埋在冬季的土里。


想着垂垂老矣,再挖出过去的自己,拍打身上黑色泥块,用浑浊眼眸望着初醒的他惊恐好奇,像拉着小孙子一样带他默默向前,走向寻找那个人的路上。...


 

“这个世界到今天只走到了青春健美的男孩们高呼同志无罪,没有人可以告诉他们接下来怎样面对老与丑、病与残” / 《断代》

 
© 吉利饼 | Powered by LOFTER